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淫乱权财

淫乱权财 - 淫乱权财
侯文走后,小董就去找惠兰,心中充满紧张和激动。

  惠兰见小董走过来,就笑着说:“看你俩在那笑的那麽淫蕩,一定没想好事,呵呵。”小董讨好的笑道:“好事,绝对是好事,走我们回屋说。”惠兰也好奇的说:我倒要听听是什麽好事,走吧。“小董左手搂着惠兰的腰,慢慢走回了房间。惠兰今天穿的是小董昨天买来的白色及膝裙,腿上穿着水晶肉色丝袜,上身穿着白色无袖汗衫,领口稍开,从领口向下看便能看到白花花的一片,性感至极。刚一进门,小董就撩起惠兰的裙子里面露出粉色的丁字裤,摸上她的小嫩逼。这一幕刚好叫跟在他俩后面的侯文看到,当时大鸡吧就挺了起来。”别,别,不要,门还没关呢,嗯……嗯,不要嘛,啊啊啊啊……“回蓝的声音开始发跌,小董把中指和食指插进她的小屄,开始玩弄她的小穴,没几下,惠兰就呻吟了起来。惠兰的小穴和大腿内侧都是超级敏感带,稍微轻轻抚摸几下就会淫水横流。小董脱掉回蓝的上衣,横抱着她走到床边将她扔到床上,将裙子推到腰上,腿弯成M型,小董将头埋在惠兰的小屄上,伸出舌头舔着两片可爱的阴唇,甚至还将舌头都伸入阴道口。小董揉弄着惠兰穿着亮光丝袜的大腿,舔弄着她的小穴,弄得惠兰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喷出了更大量的爱液,小董将其吸入嘴中,吻上惠兰张大呻吟的小嘴,将她的爱液全部突进她的口中,呛得惠兰咳嗽起来,惠兰向他翻了个白眼:”小色狼,大白天的就玩弄你谢姐,就不能给你谢姐留点面子,好了你还没说,啥事呢?不会只是骗你谢姐回来玩弄一番吧?“小董脱光了衣服上了床搂着惠兰,揉弄着她的丝袜腿,不好意思的说道:”侯文是我大学同学,还是一寝室的,咱俩关係特别好,今天他羡慕我娶了你这麽漂亮的老婆,说要是玩上一夜死也愿意,我就答应他让谢姐你陪他一夜,呵呵……“惠兰眼睛一眯道:”呦,挺大方的吗,自己老婆让给同学玩一宿,哼。“小董呵呵笑道:”那你是答应不答应啊?“惠兰眯着眼睛看着董学斌,:”你认为这种事我能答应?“小董淫蕩的笑道:”我好喜欢看别的男人操身为市委书记你的骚逼,喜欢亲爱的你在别人的大鸡巴下操得大声淫叫。看着别人在你的骚逼里面射满精液,我再借助别人精液的润滑接着操你满是精液的淫逼“说着双手按在惠兰的两个雪白的奶子上。惠兰呻吟的说道:”嗯嗯……你变态,你是嫌弃我了,不想要我就直说好了,还要将我送给别人搞,你怎麽不把你萱姨送给别人搞?嗯嗯……!!“小董听到惠兰这样说,心中想道惠兰,萱姨被别人双飞的场景,更是激动不已,”你放心,等我回去以后就找人乾她,你们谁都逃不掉的,嘿嘿。“小董淫蕩地笑道。”嗯……啊,你个变态,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玩,啊……啊,不行了,啊……好痒啊,我要嗯嗯……我要。“小董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惠兰的阴蒂是最敏感的部位,那经得起这样的摸呀!”美女,这样摸你的小逼,爽不爽?“”啊……好,好痒……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老婆,今天侯文说你了。“”说我什麽了,“惠兰来兴趣了。”他问我,说你的奶子是不是好柔软,搓起来肯定很舒服“惠兰的脸红了,能得到别的男人的好评,而且是评价她的隐私部位肯让她有些难为情且伴有些许兴奋。他还┉还问┉了我什麽了┉哼哼┉哦┉哦┉”惠兰边淫叫着边又问我。

  “他还说他很羡慕我,说我有你的大摸,还有你的嫩逼操,你的逼肯定很嫩,操起来一定很爽,而他只能在家中打手枪”“哼┉哼哼┉啊┉”惠兰听了后传来一陈更深重的淫叫声。小董心想看样子惠兰听到这个也感到很刺激吗!“哼┉哼哼┉啊啊┉那你┉你是怎麽┉怎麽回答的呀”呵呵,惠兰上套了。小董拿着大鸡吧在惠兰的小屄上磨察,就是不插入。“啊啊啊┉哦┉”惠兰淫叫声更大了。“我答应他,今晚让你好好让他玩一宿,说不準这时候正想象着你的奶子和小骚逼打手枪呢,要不要叫他来操操你呀”“不要”惠兰的理智又来了。小董继续拿大鸡巴磨着,没一会儿,惠兰极受不了了。“快,快进来,我受不了了。”小董看如此就开始调教市委书记谢慧兰同志“什麽进去啊?”小董明知故问地说道。“你知道的,啊啊啊┉哦┉哦啊啊┉,快插进来。”“你不说我怎麽知道是什麽,快说啊,告诉我,你要什麽插进哪里?不要骗我了。

  我看得出来…你骨子里面是淫蕩的,你也很想要我调教你吧!你很想要尝试一下不同于你老公的男人的滋味吧!让我们来吧……好吗?小婊子?」”小董哥哥,我受不了了,啊啊……快插进来把,把你的大鸡巴插进惠兰的骚屄里,啊啊……啊,“惠兰被小董挑逗的小屄不断地流出淫水,小细腰也不停滴往上擡,希望大鸡巴能插进去,为她止痒,填满她的空虚。看到身为市委书记的谢慧兰被自己挑逗的淫蕩样子,心中一阵得意,”小骚屄,看你淫蕩的样子,答不答应让侯文操你。“”不行,啊……啊哦哦……哦,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妻子,只给你操,啊……“听着惠兰淫蕩言语,知道自己快成功,小董将惠兰的美豔身体翻过来,让她呈狗爬状,屁股翘高,使劲的拍打她雪白的臀部,啪啪声响,不一会惠兰的屁股就红了起来,”啊……,不要打我啊,好疼啊啊……“虽然嘴上说是不要,但惠兰的小屄却流出了更多的饮水,小董还是拿着大鸡吧磨察她的小屄,不断地挑逗惠兰,”啊……哦……啊啊啊哦 哦,求求你了,老公,小董哥哥,啊……啊快插进来吧,啊……你就是我的主人,你说什麽我都听你的,啊啊……哦,我就是你的小性奴,啊啊……“惠兰被小董这样挑逗终于受不了,放下市委书记的威严,开始向小董求饶。小董听到这话心中暗笑自己成功了,得意的说:”那你是答应让侯文乾你了?“”答应答应,我什麽都答应你噢……噢……老公……好人……好老公……求求你……快乾进来……啊……喔……天呀……求求你……可怜我……快把……浪穴……奸了……吧……啊……啊……天呐……痒死我……了……“现在惠兰像一头髮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彻底消失了。小董看差不多少了,就将大鸡吧狠狠滴插了进去。啊!地发出一声忘我的淫叫,小董的手抓紧惠兰纤细的蜂腰,每次在沖刺的时候,都能插入更深的地方,惠兰不时地摆动自己的屁股,迎合着小董的撞击,娇媚淫蕩的发出「啊……啊……唔唔……」在惠兰的淫浪叫声中,小董像发春公狗般挺腰肏撞着惠兰的小穴,肏得「啪啪」作响,惠兰爽得不断大声淫叫,抱着小董的熊腰自动前后迎凑着。小董将她的双手给拉到身后,像在驯马般地骑着淫蕩的惠兰。惠兰被小董压得上半身整个趴倒在床上,除了配合小董抽插的动作淫叫外,毫无招架之力。小董又乾了几十下后,突然将惠兰的双手鬆开,身体前倾抓捏住她悬晃的一对大奶子,自己往后躺倒在地毯上,惠兰也被拉得后仰,变成女上男下的招式。惠兰骑在小董的身上,双手撑着他的膝盖,耸动着屁股用自己的阴道去套弄小董的鸡巴。「哦……哦……好美啊……啊……会死啊……老公……乾死我了……啊……来了……啊……」惠兰叫得很妩媚,美得快疯了一样,连浪叫声都断续无章。叫得很妩媚,美得快疯了一样,连浪叫声都断续无章。「啊……啊……老公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点……哦……对……对……」 惠兰的心情飞扬起来,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宣泄,骚水潺潺从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的地毯上。的心情飞扬起来,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宣泄,骚水潺潺从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的床上。突然小董停了下来,”老公不要停,快插进去啊啊……哦。“惠兰急切的喊道。”从现在起我就是侯文,让我乾你就求我,谢书记,嘿嘿。“惠兰不停滴向后听着屁股,”求文哥哥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我这个淫蕩书记的骚逼把,啊……“惠兰说出这句话后,自己也激动万分。扮成后文的小董继续大力的乾起惠兰,嘴上不忘淩辱她,”你这个骚逼书记,勾引自己老公的同学,真是个蕩妇。“”对,我是骚屄蕩妇,啊啊……奥哦……,文哥哥你插死我把,哦哦……“没一会儿惠兰就要高潮了,”哈哈哈!你天生是个骚货,就算给一百个男人轮姦,你也不会死的!“小董淫蕩地笑道。惠兰正在高潮的当口,什麽话都应,「哦……哦……文哥……啊……啊……哎呀……找男人……来乾我……」惠兰什麽脸都不要了,「啊……文哥……救……命……我说……一个……不……两个……啊……越多越好……所有男人……我要……男人……轮姦我……」这时候惠兰美丽的肉体开始痉挛,整个子宫缠住坚硬的鸡巴,惠兰拚命摇头,惠兰使尽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鸡巴直抵花心,乾得惠兰子宫口承受连续撞击,高潮不清地叫床:「啊……太深了……快死了……啊……惠兰被……乾死了……文哥……小屄……被乾破……插到人家……心上了……」惠兰淫蕩的模样,让小董更卖力抽插,鸡巴似乎要插穿惠兰那诱人的淫穴才甘心似的猛插。惠兰也拚命的擡高淫穴,让鸡巴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淫穴,更不停地扭动臀部迎合小董的鸡巴,淫水不断地被鸡巴逼了出来,顺着惠兰的大腿流下来弄湿了一大片床单。「喔……文哥……你的大鸡巴太厉害了……好舒服喔……啊……不要停……对……继续……我好舒服啊……我要丢了……不要停……啊……快……快……快啊……」惠兰双手紧抱小董的头压在胸前,上下地套插着小董的鸡巴,小董则用舌头舔着惠兰胸前那对一直摇晃的乳房,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兴奋气息。上小董抱着惠兰的腰站了起来,而惠兰抱住小董的脖子及夹紧小董的腰,身体向后蕩着一挺一缩的乾着,惠兰乌黑的秀发正随着抽插而摆动着。「啊……啊……小穴爽死了……惠兰不行……不行了……快……快泄了……喔……」惠兰越套越快,淫穴里的嫩肉也收缩得将大龟头吸住。惠兰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动鸡巴,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惠兰晃动身躯而飞扬,惠兰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着使小董陶醉其中,尤其是龟头被吸得舒服。

  小董用力往上挺,迎合着惠兰的狂插;当惠兰向下套时,小董就将大鸡巴往上顶。小董走到床边一翻身将惠兰的娇躯压在身下,屈跪着双手握住坚实硬挺的大鸡巴凶猛地插入惠兰的淫穴,小董双手握住惠兰的乳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而胯下的大鸡巴则狠命地在惠兰的淫穴狂抽猛插。当惠兰又一个高潮来时,小董擡起惠兰的双腿放在肩上,拿个枕头垫在惠兰的臀下,使惠兰的淫穴突挺得更高翘,小董握住大鸡巴对準惠兰的淫穴猛的一插到底,毫不留情地猛插猛抽,不时地摇摆臀部几下,使大龟头在惠兰的淫穴深处磨着。「啊……快……再快……哦……用力……小穴要美死了……哦……大鸡巴用力……使劲的乾……快……快……爽死了……喔……啊……爽死淫穴了……不行了……啊……好舒服……爽死……老公……好老公……惠兰被你插得好舒服……受不了啦……美死了……好爽快……」惠兰激动的大声叫嚷。小董听到惠兰的淫叫后更用力地抽插,而所带来的刺激又一波波的将惠兰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淫穴里两片细嫩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翻进翻出,舒畅得浑身酥麻、欲仙欲死的全身痉挛……「啊……啊……天哪……老公……惠兰死了……啊……啊……天啊……快来了……快来了……啊啊……快……”小董加快了鸡巴抽插的速度,突然惠兰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小董鸡巴,淫穴内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烫得小董龟头一阵酥麻,小董感受到惠兰的淫穴正收缩吸吮着鸡巴,于是更快速抽送着,惠兰也拚命擡挺臀迎合小董的最后的沖刺。

  惠兰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痉挛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中。惠兰这次喷得凶,小穴缩得更窄,小董的粗鸡巴摩擦得更快速、更紧密,彼此快感益增,惠兰的小腿像螃蟹的对剪一样,死牢牢将小董的屁股勾住。

  「惠兰……老公……快要射了……啊……好爽呀……啊……惠兰……你的淫穴……夹得老公好爽……啊……老公……老公要泄了……」惠兰一听,马上跟着摆动臀部,用力地将淫穴收缩,更紧紧地夹住小董的鸡巴。惠兰小腿缠住了小董的腰,小穴紧紧的夹住鸡巴,小董断续猛插,龟头更是深深顶住惠兰的子宫颈,从暴的涨鸡巴龟头中射出热腾腾的精液,一股脑地灌进惠兰的穴内。惠兰体内深处承受大量温热的精液,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精液似乎深深进入了惠兰的血液。

  沖过高潮顶点的惠兰,全身瘫软了下来,子宫也跟着一抖一抖的,惠兰如癡如醉地陶醉在那高潮的余韵中。过了一会惠兰从高潮的余韵中恢複过来想起刚才淫蕩的样子,脸上潮红一片,美丽动人差点让小董把持不住,小董看着惠兰淫蕩地笑道:“小骚屄,你刚刚可是答应了啊,可不许反悔。”惠兰听到这话眯起眼睛看着小董:“答应了,呵呵,就怕你到时候后悔,”“嘿嘿,我有什麽后悔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后悔。”“好,这可是你说的,现在八点了,你说侯文九点回来,我现在就去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着文哥宠幸你老婆我。”说着就起身下床。小董听出惠兰有些生气了,就从后面抱住她,“别生气啊,玩玩儿而已,我以后肯定更加爱你。”“哼!”“你这次让侯文玩弄玩弄,等你回北京,我让你找人玩萱姨,怎麽样?”“你这个混蛋,整天想着让别人玩你的女人,真是变态。”惠兰笑着说道。其实惠兰也是想尝尝别的男人的大鸡吧,只是抛不开面子,现在小董这麽已承诺,让翟云萱也跟她一样,也就放下了。妩媚地笑道:“好了,快到九点了,侯文就快来了,我去洗洗身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待他的宠幸,行了吧?”小董知道她答应,就嘿嘿傻笑。惠兰向浴室走去,小董也要跟去,可刚到门口就被惠兰拦住了,说:“今天不许你再碰我了,你不是把我送给侯文了吗,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体用于侯文,我只要他的宠幸。”“额……”小董知道惠兰生气自己把她送给别人,不过听到自己老婆说她的身体今天用于别人,心中也是激动不已。没一会儿惠兰就赤裸的身子出了浴室,腿上的长筒丝袜,和腰上的裙子也脱掉了,慢慢悠悠地走进卧室,还把门锁上了,好像故意气小董似的。小董也没在意,从自己包里去出了一个数码照相机,準备将今晚的景象记录下来。这时卧室的门开了,当时小董就值了起来,只见惠兰穿着一身底下高分叉的红色旗袍,腿上穿着肉色水晶长筒丝袜,脚上穿着黑色露指高跟鞋,有9厘米高,走路的时候,从开叉处还能看见丝袜的吊带,头髮盘起,脸上画着淡妆,嘴唇上涂着粉色水晶唇膏,反射着光泽,要多美豔有多美豔,要多高贵有多高贵,脖子上还套着一条带炼子项圈。看到小董的傻样,惠兰不由笑了起来,“呵呵,怎麽样,这身本来是为你準备的,现在我去要穿着它去服饰别人,后悔了吗?”听到惠兰的话,小董更是激动,大鸡吧立马向她敬礼,小董走向惠兰,刚要碰她,就被惠兰推开,“我说了,既然你将我送给了侯文,那今天我就只用于侯文,只让他玩弄,你就一边呆着去,给我和文哥激情过程给我拍下来,呵呵。”然后就走到门口跪下来,似乎是在等侯文的宠幸一般,小董看到这一幕更是激动,赶忙拿起录像机开始录像。这时侯文拿着我下午给他的门钥匙打开了门,乾一进门就傻眼了,只见美豔的谢书记,打扮的美豔动人,跪在门前,脖子上还套着一条带炼子项圈,就像A片里的女优一般。“文哥哥,快把门关上啊。”侯文傻傻的关上门,惠兰跪着爬到侯文面前,脱掉侯文的裤子,侯文的鸡巴一下就跳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了惠兰的脸上,惠兰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巴,含着龟头很认真的舔了起来。惠兰是用于深喉咙,试着将鸡巴整个含进去,可是再怎麽努力,嘴巴塞得满满的也只含进去三分之二。惠兰在之前从来没给小董口交过。小董看着老婆惠兰跪在门口给自己老同学口交,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但心中去更加兴奋。侯文看到此景知道今晚这个美豔动人,身份高贵的谢书记,将会是自己胯下的玩物。身为市长的儿子,也玩过不少女人,父亲手下的女公务员也上过不少 ,但从没上过如此尤物,从惠兰口交的方式就知道这个尤物还没被别人开发过,心想学斌空有美豔妻子却不懂享受,就让我好好调教调教吧,哈哈。“学斌,今晚你这尤物老婆可就是我的了,你可要看好我是怎麽调教女人的,一看谢书记就没被开发过,哈哈。”还没等小董回答,惠兰就吐出侯文的鸡巴笑着说,“今天奴家是你的,你随便调教,他今天就是我们的摄影师和僕人,随便使唤,呵呵。”“谢书记,从现在起你就叫我主人,听到没有?”侯文拿着大鸡吧拍打着惠兰的脸,惠兰屈辱的说:“今夜我是主人的,我都听你的,”听到这小董也兴奋的插嘴说:“今夜我们夫妻都是你的奴隶,都听你的,主人。”“哈哈,好啊,今天我就好好调教调教你们这一个市委书记一个中纪委的领导成为我的玩物。董学斌,现在开始你给我跪着录像,一切都听我的。”“是,主人,”说着就跪了下来。听到小董下贱的话,惠兰也十分激动,“惠兰今夜就是你的胯下玩物,主人尽情的玩弄我吧。”侯文用力的扯了扯惠兰脖子上的项圈,惠兰吃痛,知道自己即将要体验全新的感受,于是用舌头润了润嘴唇,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把侯文的肉棒吞了进去。「轻点……别碰到牙齿…多用舌头去舔,对对,先用舔冰棒那样从底部舔上来,对,你很聪明,不愧是书记一教就会,再来,含进去,像是含香蕉一样,舌头在我龟头上绕,再来,对了…对了…欧,太棒了谢书记,看着我,喔你的表情太棒了…你的嘴真棒…学斌没有给你舔弄真是太笨了…」侯文真是爽呆了,一边指导惠兰怎样舔他的肉棒一边用手抚摸着惠兰的胸部,「受不了了,谢书记现在我要插你的嘴了,注意了。」说完侯文就用手按住惠兰的头部,下身用力的往惠兰的嘴里抽插!惠兰被这种突然奇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扎着要躲开,但是无奈头被侯文抓住只能闭着眼睛承受着这野兽的沖击。「贱人…你这个小妓女,」侯文脸上青筋直冒,也不再客气了,充分展现他的侵略性,用力的顶肏着惠兰的嘴:「小贱人…你的嘴太舒服了…我要出来了…欧欧欧…」侯文的肉棒突然喷洒出浓浓的腥味,在惠兰的嘴里爆发开来!惠兰吓了一跳,只觉得口中的肉棒涌出一股接着一股浓稠的精液,从来没有被口射过的惠兰显的不知所措,面对腥臭难当加上呛鼻的黏液,从口中咽喉涌入食道,惠兰不禁一阵反胃,开口正要吐掉,侯文此时突然抓住惠兰的头又重重的插进了她的嘴里,大声喝令:「不準吐出来!这是你的初次口射,你要吞进去,老子的精液很营养,对你有好处对,含着,慢慢的一口一口吞就不会呛了。」惠兰眼泪汪汪的慢慢的把侯文的精液吞了下去。

  侯文看到惠兰确定把精液都吃进去后,才放开了惠兰的头,让她喘气。

  侯文得意洋洋的问惠兰:「精液的味道怎麽样呀?是不是很刺激呢?」惠兰跪在地上喘着气,精液的味道很浓很腥,气味留在口腔食道里面久久没有散去,想到自己初次被一个刚认识一天陌生的男子射进去嘴里,还吞了进去,不禁皱着眉头看了侯文一眼,害羞的转过头去低声的说:「主人你的味道很腥臭,讨厌死了,我下次不来了。」

  侯文哈哈大笑说:「等多吃几次之后就会习惯了,保证你会爱上这滋味。」惠兰听到多吃几次,脸更加红润,“好啊,主人说什麽就是什麽,我听主人的。”

  侯文拉着链条向卧室的床走去,惠兰也随着他想狗爬似的,爬进卧室,小董也赶紧拿着摄像机跪爬进去,继续为他们拍摄。侯文让惠兰先爬上床,拍打着惠兰丰满的翘臀,并让她躺在床上,打开惠兰旗袍上身的扣子,亮出惠兰硕大的酥胸,双手搓弄,惠兰紧咬着嘴唇哼哼唧唧的承受着侯文的爱抚挑逗。侯文脱光了衣服又撩开惠兰下身的旗袍,扒下惠兰的粉红色蕾丝内裤,挂在她的右腿上,惠兰的高跟鞋也没脱,整个场面淫蕩急了。侯文玩女人的方式可以说是十分的粗暴,对着惠兰的胸部是又捏又搓,手指有时候还会抽空抠弄惠兰的小穴,可是说是完全落实他自己对女人的看法:女人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性玩具而已。但是这样的粗暴,让惠兰体会到和平常小董的温柔完全不同的方式,反而让惠兰的内心深处涌现一波接一波的性慾,不断的在内心呐喊:「尽情的玩弄我吧!??用力点!」但是碍于本身的教育和矜持还有身为书记的高傲,迟迟不愿尽情的叫床喊出声音来。经验丰富的侯文看出了这点,也打算慢慢的调教惠兰。

  侯文眼见时机慢慢成熟,缓缓的移动身体,让自己的下体顶在惠兰的阴道口,浅浅的进去一公分在拔出来,惠兰哪里经得起这样逗弄?过不久已经娇喘连连,腰部不断的扭动。

  侯文在惠兰的耳边讲:「要不要进去呀!想要我乾进去的话就开口求我呀!

  不然我不给你唷…」惠兰不断的扭动着身躯,摇摆着腰肢,想要将侯文的肉棒吞进去,无奈侯文双手紧紧的抓住惠兰的纤腰,侯文的肉棒就维持着进去一公分左右的距离抽动着,惠兰前进他就后退,她退出侯文就前进,真不愧是老手,硬是弄得惠兰不上不下的。

  惠兰紧咬着嘴唇哼不出声,不断的扭动着腰部,侯文看到实机差不多成熟,眼前的美女全裸横承在自己跨下,拥有性感的身材还有美丽的脸庞,被自己逗弄着泛着红光,侯文下定决心要吃了!对着惠兰的耳朵轻声的说:「快点!求我乾你!大声说出来我就插进去,快点说!贱人!」听到侯文这样羞辱自己,惠兰再也忍不住了,崩溃似的大喊:「求求你主人…不要再欺负人家了,给我…乾我…插进来,乾我吧…主人…」侯文听到惠兰发浪似的哀号,满意的点点头说:「宝贝真乖,来吧,谢书记,我要乾你了。」说完深吸一口气,用力的狠狠个一差到底!惠兰瞪大了眼睛,感受到下体被一根坚硬又烫比小董还粗的肉棒很狠的通了进来,忍不住大声的叫出声来,听到惠兰淫蕩的叫声,他更是不客气,疯狂的拔出来再插进去,每一下的抽插都拉出满满的淫水,再狠狠的贯进去,并且享受着惠兰温软肉穴美妙的包覆,一想到惠兰高贵的身份,还是老同学的老婆,耳里听着那好听的叫床声,技巧高超的侯文也不禁开始喘起气来!侯文觉得下身传来一阵颤抖,惠兰的双脚主动缠上侯文的腰,温软的淫水开始泄了出来,惠兰竟然被乾上了高潮!但是侯文并不放过她,趁着惠兰还在享受着高潮的余韵,用更大的力气还有速度加快奋力的进出,惠兰那高潮过后的阴道受到了刺激,更是敏感,忍不住哭叫起来:「主…主人…求你…不要再弄我了…你怎麽可以这样子…我会被乾死了…呜呜呜…文哥主人…我快要死了…」侯文无耻的对着惠兰说:「没带套是不是乾的你很爽?比你那没用的跪在那里给我们拍摄老公爽对吧!?」「是…是更爽…好爽…他就是下贱,但是求你…要拔出来…我…我不想怀孕…」惠兰求饶的说。

  「贱人闭嘴!谁说你可以决定的?你不是说过你只是我的奴隶吗,就是要庄满我的精液用的,我等一下一定一滴不剩的射进去。谢书记你準备着吧!哈哈」侯文嚣张的笑道。 说完后的侯文觉得下身一阵麻痒,自己差不多了,于是加快速度,惠兰发现侯文快要缴械了,开始害怕,扭动着身体挣扎,嘴里喊着:「不要…饶了我…阿阿…你不能…射进去呀…求你了…不…阿……天呀…好烫…好烫…你射进来了…停…完了…呜呜呜…」惠兰奋力的把精液射进去了惠兰的体内!侯文抓住惠兰的腰,不让她反抗,完完全全的把精液射进去了惠兰体内。惠兰也因为被滚烫的精液弄上了高潮,最后失去挣扎的力气了,只能躺在床上喘气。 「嘿嘿…这样才乖,我的小书记。]侯文拔出他粗大的鸡巴,只见惠兰身上半裸着,雪白的一双大奶子裸露在空气中,红色的旗袍挂在身上没起到遮盖的作用却是她看起来更加淫蕩,腿上穿着肉色丝袜,脚上还穿着黑色高跟鞋,粉色内裤还挂在她的腿上,头上的头髮淩乱不堪,整个人呈大字躺在床上,两腿之间的两片淫唇一张一合,缓缓的流出被侯文刚刚射进的精液。看到被侯文内射的谢慧兰,小董激动不已连摄像机都快拿不住了,刚要提枪插进惠兰的小屄,就被侯文拦住了,“嘿嘿,怎麽忍不住了?这麽便宜就让你上我的性奴那可不行。想上,跪下来求我。”小董听到这话心中充满屈辱的快感,真的就跪在了侯文的面前抱着他的大腿,“求求你主人让我上她!!”这时,惠兰从高潮的余韵中恢複了过来,看到自己老公跪在侯文面前请求乾她,心中一阵激动,小屄又开始流出淫水,升起淩辱的快感,从床上下来就横坐在侯文怀里红唇吻上了侯文的大嘴,小丁舌主动伸到侯文的嘴里,与其缠绕起来。小董看到惠兰坐在侯文怀里,与他激情舌吻,再也坚持不住了,拉起惠兰的屁股,鸡巴就从后面插进了惠兰的小屄,惠兰被小董突然一插大声的叫了起来,并向侯文撒娇道:“主人嗯,你看看你的女人被你的奴僕强姦了,啊啊……,惠兰的身体只用于侯文主人的,主人快救救你的小性奴啊,哦哦哦……”惠兰被小董拽住屁股,头正好沖向侯文胯间,后文就拽住她的头髮,把鸡巴肏进惠兰的嘴里,惠兰被堵上嘴巴,只能发出“嗯嗯嗯嗯”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