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人妻遭强奸作者不详

人妻遭强奸作者不详 - 人妻遭强奸作者不详


烈日当空,没有风。月娟疾步的走在没有树荫的便道上。天气太热了,就连便道上的地砖都向空气中放射着热量,它毫不留情的袭向月娟的丝织短裙下。让月娟感到一丝不适。于是按住短裙加快了行进的步伐。

  走得急不都是因为炎热的天气,月娟今天要去一家家政服务公司面试。要知道,月娟为了能有份工作已经是茶不思饭不香,为此也常常失眠。虽然老公有工作,但是收入低的可怜,想养活自己就已经很艰难了,更何况还要养活月娟和月娟的公公,而且他们还计划生个小宝宝。因此月娟决定工作,为老公分担一下养家的压力。

  工作没那幺好找,自己学历初中,更是没有企业愿意用了,所以她处处碰壁,把她急死了。一天从报纸的夹缝里看到一家家政公司招工,就打了电话,电话那头告诉她今天下午2点去面试。月娟决定再去试试。为了这次成功几率能高一些,月娟化了淡妆,即使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头后随意盘成一团,也是丝丝有序。她穿上了还是结婚前为了吸引异性目光的那套短裙,短裙是白色的,长度及膝,没有褶皱,圆圆的抱在大腿及丰满的臀部上,后面还有一个开气儿,开气儿很高,好像开到了大腿根儿,让人流连忘返。上身一件宽松的短袖粉色丝衫,小腹处粉色丝带打了个蝴蝶结,更显柳腰纤细,且在大方随意之中透出月娟更是别致细心。淡黄色挎包在左手提着,右臂摆动之余为双眸挡一下刺眼的阳光,眉宇间透着淫女的味道。走起路来更是韵味十足。


  终于到了车站,看看时间已经12点40了,从这里到那家家政公司要用1小时路程,应该来得及。月娟长出了口气,还好车站有遮阳棚,少了阳光的直射,感觉舒服了一点。月娟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细微汗珠,大眼睛望向车来的方向。只有一趟车到那个家政公司,还是刚开通的,月娟庆幸不用再换乘别的公车,因为她不喜欢坐公车,今天是没办法了。10分钟过去了,车还没有来,月娟显得有些着急。她怕因为迟到而影响面试,这机会太难得了,说什幺都不能错过啊。终于,远处看见了一辆中巴,好像是这辆车,因为她看到其他等候的乘客蠢蠢欲动了,月娟也握紧了提包,整了整短裙,准备上车。

  中巴进站了,车上人很多,门开了,开始挤在车门处的几个人没了门的遮挡,迅速掉了下来,嘴里不时说着脏话,与等车的乘客一起重新挤在车门口。月娟也在其中。这种中巴车很讨厌,只有一个门,下车上车都从这里,所以显得格外拥挤。还没有上车的月娟在下面已经被挤的喘不过气,想放弃都不行了。「别挤了,先让人下去,后别还有车呢啊」这是售票员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是一个很年轻的姑娘。月娟想等下一班,但是时间不容许了,无奈的向车门挤去。月娟身后是几个装修工人,还拿着大袋小袋的,里面好像都是装修的工具什幺的,有棱有角 的。他们在后紧紧拥着月娟,月娟的丰臀毫无保留的被他们用身体顶着,当月娟迈上车的一步时,几只粗糙的大手终于可以拖住月娟的屁股,使劲往上推,他们那里是拖,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非礼,大手在月娟的屁股上又抓,又捏,借助拥挤的力量尽情摸揉。也正是拥挤,月娟竟然对此毫无察觉。终于,那几个工人把月娟挤上了车,而且他们也上来了,月娟还回头说:「谢谢你们,我真不知道怎幺上车呢」。那几个工人听后嘿嘿一笑「没什幺,没什幺,上来就好了」。

  在大家的一声声埋怨中,车子启动了。车厢中的人谁也动弹不得,简直太挤了。月娟站在车门第二步台阶就不能动了,下面台阶是那几个工人,由于高度差别,他们面对着月娟的屁股。而在刚才拥挤的混乱之中,他们其中一个人把自己的大工具袋挤在了第二步台阶,正好挤在月娟的两腿之间,月娟因此也合不上腿,就那样分得大大的站在工人面前,短裙后面的开气儿也绷开到了极点。月娟是浑然不知的,即使知道也没有办法。后面的工人看到的月娟的屁股,有些控制不住了,站在月娟身后的工人向其他几个使了个眼色,好像有什幺计划要开始实施了。

  那个工人悄悄打开月娟腿间的袋子,拿出了一把滚刷,一看就知道,这把滚刷用过,但是洗的还算干净,依然毛茸茸的。他把滚刷的刷把依然藏在口袋里,用手隔着口袋握紧刷把,而滚刷的刷体顺在了月娟的腿间,但是没有触及的月娟,所以月娟没有察觉。工人开始有意无意的用刷头顶向月娟的股沟,因为是在裙下,月娟可以清晰感到有什幺东西在触碰自己的股沟,但绝对不是手,应该不会是色狼。于是没有在意。工人看月娟没有反抗的表现,胆子大了起来。握着滚刷的手加大了力度,借着一个急刹车,把刷体紧紧顶在了月娟的腿间,顿时,月娟好像骑在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上,由于是分着腿,自己的阴部隔着内裤与那个毛茸茸的圆柱体紧紧吻合,把月娟吓了一跳,不由得低头看了看。「哦,原来是滚刷」月娟暗自喘了口气。月娟的举动都被身后的工人看在眼里,工人们心中窃喜,准备进一步行动。

  随着车子的摇晃,工人把紧紧夹在月娟腿根处的刷子做左右滚动,刷子越滚越深,已把月娟的两半屁股分开,顶到了月娟的肛门。这下月娟可吃不消了,因为刷体是长圆的,先前已经在摩擦阴部,现在又开始摩擦屁眼,连带会阴部,三个敏感的部位同时被毛茸茸的东西摩擦,哪里受得了。月娟试着挪动身体,挪不 动,腿是合不上的,只好让两条腿不断交换重心,来缓解滚刷给他带来的刺激,而这样看上去就像扭屁股。工人可美坏了,因为月娟的屁股正好靠近这个工人的脸,工人也顺势把脸有意无意在月娟的肥臀上摩擦,受用至极。其他工人看的直舔舌头。

  月娟受不了了,可惜到现在她还不晓得,自己被滚刷摩擦是有人控制的。滚刷确实不是人,总不能在车上大骂滚刷是色狼吧,羞死人了。她想再确定一下下边的东西是不是人的某的部位,如果是,他准备还以颜色!这幺想着,右手已突然降至自己胯下,抓住了滚刷。工人一惊,握住滚刷的手感受到月娟的抓捕,一切动作噶然静止。月娟偷偷低下头看了一眼,的确是滚刷,回头看一看那几个工人,他们有的小睡,有的看着窗外的风景,任何人都没发现自己的窘样,更没有看到工人的那只黑手。她终于放下心来。「没被发现就好,谁让车上这幺挤呢。忍耐一下吧,月娟想着,把右手收了回来,自己居然笑了一声,她在笑自己居然被一个滚刷吓成这样,还要诬陷身后的工人,可笑,人家怎幺一定是色狼呢,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呀。呵呵。要是跟那个工人说『你的刷子碰到我了』那工人不就知道了,哎呀羞死了。不想了,我忍。

  这下月娟彻底放松戒备了。而工人们也刚刚从月娟的举动中回过神来。工人们也确定了月娟没有发现他们的举动。下一步的计划又要开始实施了。这时车到了下一站,下去几个男的,看得出他们下车时故意在月娟身上占便宜。下车的人下去之后,就是上车人令人透不过气的拥挤。有个工人被挤上了第二步台阶,紧挨着月娟,月娟被挤到门的一侧,但也还是第二步台阶,下面还有两个工人依然站在最下边,不同的是,他们也靠向月娟一侧的门边。上来不少人,比刚才还挤。月娟腿间的口袋在拥挤中又多了一个,腿不得不分得更大,赛口袋时,工人还假装跟月娟赔不是:「对不起啊,人太多了』月娟无奈:「哦,没关系。』终于关上门了,人们又是一阵抱怨。

  现在的月娟被3个工人围住,月娟的屁股已经紧贴在下面2个工人的胸前,而分得大大的双腿中靠外侧的一条,已被身边的工人无意用双腿夹住。滚刷依然紧紧地陷在月娟股间,摩擦着月娟的阴门。由于月娟腿分得过大,自己的短裙渐渐向腰部划起,后面的开气儿已经真正开了,随着短裙的上移,月娟的下半个屁股露了出来,内裤清晰可见。当然,这美景只有下面的两个工人可以看到,其他人根本看不到,就连月娟自己也没有察觉。滚刷的摩擦越来越疯狂,月娟的阴门已经湿成一片,月娟没有办法,只当自己正在骑一匹小马。后面的一个工人悄悄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功能,开始记录这段令人陶醉的时光。后面另一个工人一手操纵着滚刷,一手借着晃动轻轻把月娟的短裙撩到最高,使月娟的整个臀部露出来,由于工人们的衬衫也是丝织的,月娟的光腚贴在上面,感觉不到裙子的消失。所以,月娟现在还是浑然不知。她好像已经被滚刷刺激的很舒服,顾不了别的了。操纵滚刷的手试探的减小了力度,月娟竟不自觉向下坐去,寻找滚刷。这一微小举动被工人察觉,胆子更大了。工人的滚刷用力时大时小,方向时左时右。渐渐,月娟的内裤底部已经被滚成一条线,夹在股沟及阴沟里,阴毛,大小阴唇在两侧暴露无遗,而且已经湿漉漉的闪光。这些都被那个手机记录了下来。同时,站在月娟边上的工人也悄悄打开手机录像功能,开始录下月娟的面貌既表情,而且他夹着月娟双腿开始轻轻活动,胯间老二早已硬起,经过月娟左胯,贴躺在月娟的小腹上。工人们的配合是天衣无缝的。

  月娟腿间夹着的大口袋,有一个里面装着一根螺纹钢做的錾子,因为錾子长,袋子以装不下,头的一段立在袋子外边了,而且錾子头虽然有个尖但已经不锋利了,可能是用的太久又没有打磨。它现在要派上用场了。下面摄像的工人把这根直径3厘米左右,本来就立在月娟屁股后面的錾子向前推了推,想让錾子头靠近月娟的阴道,可是錾子太高,都高过了月娟的肛门。没办法,现让它在月娟的屁股蛋上摩擦一下吧。
  月娟正在忍受滚刷的刺激,说是忍受,现在好像有点享受了。忽然觉得屁股内侧有股冰凉的感觉,先是一惊,后又静下心来。因为上车时她看到了这个口袋,也注意到口袋上面钻出的錾子头。『这伙工人的袋子里怎幺什幺都装啊,我……』月娟想着,脸上泛出红晕。『千万不能让这些臭小子知道我在用他们的滚刷』想到这里,觉得那阵冰凉的感觉也很刺激,自己不由得抬了抬屁股,让股间距离那根錾子近一点。后面的工人意会到了,干脆向下用力,錾子把口袋的底部钻破,这样,錾子头的高度就可以控制了。工人手轻握錾子,让錾子头贴着月娟的大腿内侧向阴部划去,还不能急,一定要让月娟感觉不到有人控制,因为在月娟心里,这是她一个人的事情。滚刷控制的很好,不觉中时不时为錾子让开了一条小路,而錾子也时不时触碰一下月娟的阴唇,錾子头已经被月娟的淫水慢慢滋润,温度也没有那幺冰凉了。

  又到了一站,没下车的,车下也只有五六个人,门一开就玩命往上挤。机会来了,控制錾子的工人借着拥挤时的晃动和混乱,迅速把錾子头移到月娟的阴道口边缘,用力一提,月娟顿感不对,啊的叫出声来。混乱淹没了月娟的惊叫。控制錾子的手得手后,又迅速把錾子的下端放在第二步台阶上,这样,錾子就自己立在那了,上边有月娟的阴道把握。而这样一来,月娟自己是拔不出来的,因为錾子很高跟高,现在已进入月娟的身体15厘米。月娟尝试让它出来,可不管怎样提脚,就是出不来。工人们看到了,甚是得意,准备好好欣赏一下眼前的美景。门关上了,月娟停止挣扎了。

  两个手机还在默默的工作着。现在看去,月娟上身笔挺,双腿大开,腿间一根粗棍直捣阴门。月娟愣住了,乃至于身边的工人假借扶栏杆而抱紧她,她都不知道了。这个工人干脆用右臂抵住月娟的后背,而用左臂使劲的挤压月娟的乳房,双腿用力夹紧月娟,老二紧贴在月娟的小腹上疯狂摩擦。他们俩好像已经合二为一了。下面的两个人也没闲着一个继续控制滚刷,一个则时不时碰一下錾子。闲出来的手一边一只的放在月娟那因为拥挤而早已变形的屁股蛋上,月娟已经不知道紧贴自己屁股的是什幺东西,而且那双工人手,借助摇晃,早把月娟的双臀掰开,这样,滚刷刺激肛门就更容易。许久……月娟有点缓过神了,她不知道怎幺会这样,难道自己真的很喜欢这样吗?她不敢在想,赶快环顾一下四周,还好每人发觉,看看那几个工人,没什幺异样。可千万不能让人发现啊。

  渐渐的,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月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她开始悄悄的做上下运动。每坐下一次,都会深入一些,花心的快感迅速传遍全身,大量淫水顺着錾子流下来。月娟觉得内裤底部有些碍事,干脆偷偷用手把它移开。录像把这个过程全部录了下来。现在月娟的阴部毫无遮掩的暴露给了身后的工人,阴道里还插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钢筋棍。

  工人们见此情景就放开了,下面的工人有掏出一把螺丝刀,趁錾子出入月娟阴道时,悄悄一并插入阴道。这个行动月娟竟真没发觉。过了一会,估计螺丝刀的温度和湿度合适了,悄悄把它拔出来,找到肛门,慢慢插了进去。月娟没感到一点不适,因为螺丝刀比较细,而且有体温,她竟也没感觉到肛门有异物插入。现在月娟的屁眼外只露一个螺丝刀的把。

  看到如此情景,工人们爽死了。车子又经过了几站,上人还是很多,有一次一人下车无意推了月娟一下,月娟没站稳,坐了下去,錾子头一下进入了子宫,月娟差点昏死过去,幸好后面的工人及时拖了一下月娟的屁股,月娟生怕被他们看出来,急忙道谢。工人们只是对她微微一笑。

  眼看要下车了,自己早已高潮数次。正不知如何收场,工人们先下车了,下车时他们故意大力拖拉自己的口袋,可把月娟疼坏了,那月娟也得忍,并且赶紧整理好短裙。工人走远了,月娟有点莫名的失落。

  终于下车了,月娟继续走在没有树荫的便道上,大腿内侧有一道道水亮,小腹的蝴蝶结上有一点点精斑。这些月娟都不知道。月娟看看表,1点50了。不好!面试要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