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乳头的疼痛变成异样的快感

乳头的疼痛变成异样的快感 - 乳头的疼痛变成异样的快感
二婶42岁了,相貌一般,而且已经过了一个女人最美的年纪,自己创业 孩子已经6岁了,家裏的一切井井有条。她想要的生活她都实现了,
但是她厌倦现在的生活,每天工作,带孩子,没事看看手机,自己性慾旺盛,偶
尔看一些情色的网站,但是和叔叔做爱就像列行公事一样,毫无激情,叔叔从来
不会关心自己的感受。

  直到有一天二婶无意间打开了一个情色网站,一切都不同了。这是一个性虐待
女主的论坛,她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原来女人可以这样?!可以让男人跪在地
上舔自己的脚,可以让自己像女王一样接受男人的侍奉,原来女人可以掌控一个
男人的一切,把男人像狗一样的骑在胯下肆意玩弄,让他一心一意的爱上自己。
原来可以带上假阳具把男人压在身下,自己可以享受到不一样的高潮,还可以改
变他的一切让他变成自己的奴隶,完全属于自己。

  二婶感到无比的性奋,看着那些图片,手指不停的摩擦着阴蒂,强烈的快感
阵阵袭来,那种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对!那就是我想要的,原来这才是我想要的
生活,我要一个完全属于我的男人,终于在这种异样的刺激感中,二婶达到了高
潮的顶峰,和之前做爱完全不同,那种异样的感觉让她迷恋。

  之后一段时间二婶开始不停的寻找相关的小说,视频,和论坛上的女王好友
交流。每次看到其他女主发的和自己的被虐狂做爱调情的文章,都羡慕不已。她开始
越来越厌倦现在的生活,叔叔从来不关心她,每月一次做爱也毫无乐趣,正常的
性爱已经毫无刺激感,就像机械的运动,毫无乐趣可言。她决定找一个属于自己
的被虐狂,一个爱上自己一切的男人,她要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是在论坛上接触了很多男被虐狂,都不合适,完全没有想要的感觉,而且她暂
时不想干扰到自己现在的生活,直到林责伟出现在她的世界。

  林责伟今年30岁,她们刚好在一个城市,是在性虐待的交友论坛上认识的,两
个聊天后感觉不错,林责伟有被虐狂的倾向,但是从来没尝试过,结婚后被虐狂的倾向更加
严重,他也不喜欢现在的生活,家庭条件不错,照片上也帅气。二婶决定两个人
见面接触下,于是定在一家咖啡店见面。见面的那天二婶穿的很漂亮,虽然相貌
一般,但是有种成熟女人的魅力,而且她本身有种强势的女王範。

林责伟很高,很
干凈,温和细心,很阳光,像是一个长不大的男孩。二婶的心像触电一样,那种
强烈又异样的感觉涌了上来,他就是我想要的!我要把他打碎改变,让他跪在我
的面前,把他压在身下!想到林责伟在自己胯下求饶的样子,二婶的内裤都湿润了!
我要得到他,我要把他变成我的奴隶,我的狗狗,让他无法抗拒的爱上我!

  见面很愉快,两个人衹是互相聊天,回到家后二婶脑子裏都是林责伟跪在自己
面前被自己征服的想象,那种刺激感让她怦然心动。但是两个人在网上聊天的时
候二婶发现林责伟并不是对自己很感兴趣,聊天也没有之前那麽热情。

二婶觉得可
能是自己年龄大了,而且没那麽漂亮,而且林责伟没有经验,他现在还不是一个真
正的被虐狂。可是二婶就想要得到他,如果自己不抓住机会,被别的女主抓住就来不
及了。

  不,我一定要得到妳!二婶知道林责伟现在还没有经验,他就像一张白纸,他
需要慢慢被改造,被开发,改造成一个属于我的被虐狂,衹属于我的。我会慢慢的让
妳成为我的奴隶,一点一点的改变妳,让是上瘾,衹有在我这裏才能得到快乐,
让妳离不开我。

  二婶準备了一个计划,又一次约林责伟见面,这次的见面地点是电影院。两个
人开始看电影,人不多,而且环境昏暗。二婶偷偷的把手放在了林责伟的衣服裏,
找到了他的乳头,两衹手指轻轻的揉搓着,忽然感觉林责伟身体一颤,嘴裏裏发出
唔的一声,然后赶紧把嘴闭,紧张的看着自己。

「喜欢吗?」二婶看着林责伟,眼
睛裏满是戏谑的笑。林责伟的脸红红的,把头低下,发出嗯的一声。二婶心裏兴奋
极了,就是这种感觉,我要掌控妳的身体,然后再拴住妳的心。

  因为二婶的手在林责伟的衣服裏,环境昏暗,旁边人根本发现不了。二婶慢慢
在揉撚着林责伟的乳头,林责伟闭着嘴不敢发出声音,一阵阵的的颤栗。「这样喜欢
吗?」二婶在林责伟耳边小声的说。二婶忽然用力掐了一下林责伟的乳头,疼痛和快
感让林责伟身体绷直,发出一声呻吟。二婶笑嘻嘻的看着林责伟,林责伟红着脸轻声的
说「喜,喜欢」二婶心裏高兴极了,这就成功了第一步,衹要他不抗拒,我一定
能让他慢慢上瘾,让他离不开我!

  「不要出声哦,被别人发现可就不好办了」二婶对林责伟咋咋眼睛。剩下的时
间裏,二婶不停的用手指玩弄着林责伟的乳头,有时轻轻的画圈揉撚,有时用指甲
狠狠的划,有时用力用手指把他的乳头拉长,二婶玩得很开心。林责伟闭着嘴,随
着二婶的手指身体不停的抖动,有时忍不住发出压抑的呻吟。二婶发现了个小秘
密,林责伟的乳头很敏感,这让她玩的更开心了,看着林责伟颤抖的样子,她感到那
种异样的快感阵阵袭来,内裤又湿润了。

  电影结束后两个人慢慢的走了出去。二婶突然想到之前两个人聊天的时候,
林责伟说他有恋物的倾向,于是悄悄的问林责伟「我的内裤妳要不要闻闻?」

  林责伟已经被二婶用手指揉得异常性奋,带着期待和羞耻说「好,好的。」

  二婶呵呵一笑到卫生间把内裤脱下,揣在兜裏,走出来对林责伟小声说「给妳,
妳拿着它去卫生间裏,好好闻闻我的味道,然后穿着我的内裤,一会我会检查的!」
林责伟接过内裤,赶紧跑到卫生间的隔断裏,拿出那条沾满二婶淫液的内裤放在脸
上,大口的吸着充满二婶气温的内裤,那种混合的体味和淫液的味道让他的大脑
一片空白,却又无比的性奋。过了一会,林责伟把自己的内裤脱掉,穿上二婶的内
裤,他的阴茎已经高高的挺起,却被二婶的内裤嘞着难受又性奋,然后他穿好裤
子,脸上满是潮红的来到了二婶的面前。他微微弯着腰,因为下面已经变成了一
个小帐篷。二婶的眼中笑意更浓,太好玩了,两个人慢慢的走着,二婶小声戏虐
的说「我的味道好闻吗?喜欢吗?」

林责伟弱弱的说「喜欢。」

二婶说「谁也不知
道妳裏面穿的是一条女性内裤吧?妳是个淫蕩的女孩!」二婶不停的用语言刺激
着林责伟,让林责伟觉得羞耻和性奋,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二婶领着林责伟去了一间KTV,在包房裏面林责伟坐在二婶对面,二婶把脚偷
偷的伸向林责伟的裤裆,用脚掌玩弄着林责伟在她内裤裏的阳具。林责伟发出一阵阵声
音,整个人像喝多了酒一样。

  二婶很性奋,第一次用手玩弄男人的乳头,第一次让一个男人闻自己的内裤,
现在第一次用脚玩弄被自己内裤包裹下的阳具,看着林责伟迷离的样子,二婶觉得
太棒了,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妳愿意做我的被虐狂吗?林责伟?」二婶问。「我愿意,啊……我愿意做您的被虐狂,
二婶主人」林责伟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被女人玩弄的羞耻感让他无比兴奋,
他爱上了这种感觉。二婶很开心,她的计划,成功了。衹要让林责伟成为了她的被虐狂,
她就会让他喜欢上这种感觉,而对其他的方式毫无兴趣,最后衹能属于她,林责伟
会被她开发成一个爱他的被虐狂,一个可以满足她任何需求的被虐狂。

  「真是个乖孩子,那麽现在把我的鞋子拿起来,放在妳的脸上,好好闻闻我
的味道,要记住这种味道,这是主人的味道。」林责伟听完把二婶的鞋子拿起来放
在脸上,那种羞辱感让他颤栗不已,二婶的脚上的味道和鞋子的皮革味充满了他
的大脑,随着二婶脚上的玩弄,他再也控制不住,异样的快感和羞耻感迸发出来,
发出一声呻吟,整个身体猛烈的颤栗着,精液射满了套在阳具的内裤上面,脑子
裏一片空白,最后衹留下二婶的样子。

  二婶很开心,她爱上了这种感觉,也爱上了林责伟,看到他穿着她的内裤会很
性奋,看到他被她玩弄乳头和阴茎时那种羞耻感会让她心裏感到一阵阵快感,看
到把自己的鞋子放在脸上满是迷醉的表情,她性奋的淫水直流,太棒了,这种感
觉实在太棒了,尤其看到他看自己的眼神,那种祈求,羞耻,崇拜的感觉,哦!
这让她无法忘怀。

  我要改变他,让他成为我的狗狗,让他喜欢我的一切,让他觉得我才是他的
全部,我的内裤,袜子都是他的宝藏,我的玩弄甚至是尿液都是给他的恩赐,让
他跪在我的脚下颤栗!

  之后的几个月的时间二婶和林责伟衹要有时间就聚在一起,林责伟已经成为了小
影的被虐狂,但是二婶知道,他还需要不停的被开发,不停的被改造,让他依赖这种
感觉,让他一点点的着魔,让他一点点的上瘾,让他习惯被自己玩弄掌控。二婶
正在不停的开发林责伟的的身体,让他对正常的性爱毫无兴趣,衹有被她玩弄才会
得到满足,要让他觉得他人生的乐趣就是取悦自己,这样他会毫无保留的爱上自
己,依赖自己。

  二婶就像水,而林责伟就像水裏的鱼,永远也离不开她。

  这一天,林责伟按照约定来到了二婶订的房间,刚进门就看到二婶穿着睡袍在
在椅子上等着他,林责伟的眼睛就像看到了太阳,一瞬间明亮了起来,裏面充满了
强烈的爱意,崇拜,他的脸上羞耻和性奋混合在一起,红红的非常诱人。二婶看
到林责伟的表情心裏得意极了,几个月的调教开发,林责伟已经完全的迷上了自己,
自己的一切要求他都会答应,每次看到他带着羞耻和迷离在身下求饶都让她无比
的性奋。

  「把外衣都脱掉,让我好好看看,我美丽的小东西」二婶笑着说。

  林责伟害羞的脱掉外衣,裏面竟然穿着粉色的蕾丝胸罩,下面穿着粉色的蕾丝
内裤,腿上穿着一条黑色的吊带袜。

  二婶看到林责伟害羞的样子一下子就性奋起来,通过慢慢的调教,二婶发现小
伟的恋物癖很严重,尤其是穿着女性的衣服会让他特别性奋,于是二婶经常给小
伟买一些女性的衣服,经过一段时间培养,每次林责伟来见二婶都会穿上二婶特意
为他挑选的内衣。

  「爬到我的脚边来,我的小东西」二婶笑着说。小东西是二婶给林责伟起的名
字,衹有当调教的时候才会这麽叫他,这让二婶觉得很有趣。

  林责伟慢慢的跪下,像小狗一样的慢慢爬到二婶脚边,林责伟感觉很羞耻,因为
他的屁眼裏塞着一直大大的肛塞,每次爬行都会让他感到异样的刺激,而前面的
阳具被贞操带束缚着,完全无法释放,感觉自己快疯掉了。

  「真是听话的乖孩子,那麽给妳点奖励吧!」二婶说着拿起了一顶假发戴在
了林责伟的头上,然后把自己的内裤脱下,套在了林责伟的头上,然后拿起两衹乳夹,
分别夹在林责伟的胸罩裏的乳头上,打开了贞操带,把马眼棒拿了下来,把肛塞拔
出来,又塞进一衹更大的带着尾巴的电动肛塞。

  「啊……不要……」乳夹夹在乳头上的疼痛感让林责伟的身体颤动不停,突然
被拔掉的肛塞让他难受极了,突然一衹更大的肛塞塞了进去,他不禁发出一声呻
吟,尤其是马眼棒被拿出后那种疼痛和快感让他感觉快要死掉了。脸上二婶内裤
的味道让他开始迷醉,乳头的疼痛变成异样的快感不停的刺激着他的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