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西方奇幻 《魔剑》第二章 《灭族》

西方奇幻 《魔剑》第二章 《灭族》 - 西方奇幻 《魔剑》第二章 《灭族》
本帖最后由 s7715810 于 2012-8-28 23:35 编辑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回家
第二章    灭族
第三章    修练
第四章    远行
第五章    入会
第六章    洁多


第二章    灭族

窗外的风景怡人,从窗户望下去会是一片青葱翠绿的草地,眺望远方会是壮丽的山峦,擡头看是清静蔚然的青空。

雷斯洗澡后换过一身衣服,他躺在床上休息,静静地聆听着鸟语,细腻地品嚐清幽的花香,他真的累了,一连三天的赶路,他和芙娜发生了十多次性事,实在累人得很,可是芙娜出众的花容,又会惹起他体内流着的魔族之血。

贪婪,色慾,狂暴。

这都是魔血带来的影响,他平常已经极力克制自己,但还是被魔血所驱动,做出大为失去理智的事。

想想过去,那种放任的生活,真的是令人心生惬意。

此时,他脑中又浮现出母亲的影子,对,就是她,从他十五岁开始就一直引诱自己,一个外表温柔慈祥的母亲,骨子里是一个放浪淫蕩的贱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原故父亲才会英年早逝,这个女人实在是太邪恶了。

一想到此,雷斯就下了床,逕自走出了房间,直向母亲的寝室走去。

咯咯咯……

安娜蒙卡正在悠闲地看书,刚巧这时门外响起敲门声,她嘴角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然后合上书本放在桌子上。

「雷斯,你来了。」

安娜蒙卡将门打开,眼前出现的人是雷斯,他一脸淡漠地看着她,感觉不到半点情绪波动。

「你听着,午餐送来时放在房外就可以,没甚幺事不要打扰我。」

安娜蒙卡对一位僕人说。

「是,夫人。」

雷斯步进装饰典雅的房间,这就是他母亲的香闺,别的人都不想轻易进来,但他却可以,因为他与她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坐吧。」

安娜蒙卡柔声道。

雷斯坐在桌前,安娜蒙卡为他斟了杯茶,二人相对而坐,但彼此都不开口说话,她继续看书,他则环顾四周。

过了良久,二人还是没有说话,房间内寂静无声,气氛平和,偶有小鸟飞进露台上。

雷斯望了一眼安娜蒙卡,她一脸平静的样子,他眉头轻皱一下接着离开桌前走到露台。

沐浴在阳光之下,雷斯吁了一口气,心中在想着母亲的态度,明明是她邀自己来,但却没有甚幺行动,难道她转性了?

臆测良久,偶尔察看到露台一隅放了一个小提琴,他忽然想起昔日的时光,母亲教他拉小提琴的情景,这时他终于明白。

雷斯拿起小提琴,侧头夹住,然后拉起动人的乐子。

琴弦之音带着欢快的情感,简单的曲调令人产生置身于翠绿原野的幻象,音阶高低起跌有序,音符如飞鸟一样自由奔放。

「你没忘记这首曲子啊。」

不知何时,安娜蒙卡走到雷斯身后并搂住他,雷斯这才清醒过来。

「这是妳教我的曲子,我不会忘记那个温柔的母亲。」

「那个?不就是我吗?」

「不……不是妳,那个温柔的母亲永远是我最爱的妈妈。」

「那我是甚幺?」

雷斯放下小提琴,转身望向她,她正用水灵的大眼看着自己,不用她说,他也知道一切。

「妳是我的女人。」

她不由得甜甜一笑,笑得极是妩媚,令人产生难以平伏的心情。

「妳永远都是那幺年青貌美,安娜蒙卡。」

雷斯情深地吻向她,两唇相亲,似是柔情,却带着炽热的爱。

他拥抱她的身体,她那细小的腰被他紧紧搂着,二人渐渐变得亲热起来,最后激烈地拥吻。

露台下偶有僕人经过,但有谁会注意到露台上的他俩?

雷斯和安娜蒙卡都脱光光,在露台上激烈的做爱,她轻吟娇喘,不敢放声大叫。

「嗯~~嗯嗯~~~很好~~继续插我哦~快一点喔~~嗯嗯~~」

「在这儿做不怕被别人看见?」

「不……不怕……怕的话……进去。」

「好,搂住我的颈,我抱起妳。」

她环抱着他的颈,他把她抱起走进房内,但肉棒还不止插动。

二人来到床上,软绵绵的大床更适合做爱,此时,她趴在床上任由他从后抽插自己,就如马儿做爱一样。

「嗯嗯~~喔喔~~很舒服哦~~」

「淫娃,色胚,被儿子插还说舒服。」

「只有你能满足我,噢~~~嗯嗯~~」

「那我爸爸呢?」

「他?他根本不能满足我……」

「他不会是因为妳而死吧。」

「应该……不会……吧。」

「该死的女人,我操死妳,我插,我顶,我干死妳。」

「嗯喔喔~~」

房内气氛色情,历久不散,燕语莺声不绝于耳,直到二人累了才竭止。

午时,僕人推着食物来到安娜蒙卡的寝室外,轻敲过门和留了言就离去,从房外根本听不到内里的声音,故此察觉不到异样。

过不多久,寝室的门打开,载着食物的车子被拉入内,这时的雷斯已经穿回衣服,静坐在桌子前喝茶。

「食物来了,一起吃吧。」

安娜蒙卡微笑着说。

「妳这次召我回来不会是想给我操吧。」

「嗯,不是的。」

她边吃着清淡的午餐,一边和雷斯说。

「那为了甚幺?」

「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你知道吗?魔族的事。」

「妳指的是灭族的事?」

「嗯,一百多年前,人类、精灵、兽人和矮人族联攻魔族,使得魔族在百年前灭绝,现今幸存的魔族不知有没有十个。」

安娜蒙卡神色凝重地说。

「魔族犯了甚幺事要被灭呢?」

「这是魔族内的祕密,很少人会知道。」

「妳今天好像特别易动感情啊。」

「嗯,因为今天是魔族公主自我封印的日子。」

雷斯用心聆听她的说话,一百多年前,魔族的王萨多鲁打破禁制,成功将一柄剑鍊製出来,这柄剑拥有极强大的魔力,足以媲美矮人与精灵联手打造的圣剑,但这把剑比之圣剑的力量还胜一筹,因为这柄剑能吞噬人的灵魂来强化自身的力量。

这绝对是一把魔剑。

本来这消息不会被其他种族知道,但是事情不是这幺简单,魔剑与圣剑像是互相抵抗,魔剑能感觉到圣剑的存在,反之亦然,所以最终这件事被揭发,而精灵族的大预言咒师也得到一个重大的预言。

这柄魔剑会为整个神圣大陆带来灭顶灾祸,所有种族都会被这柄魔剑所吞噬,最终所有生灵都会为它所食,大地变得荒芜,从此无生灵存活于世。

首先各种族没有要灭绝魔族的念头,他们和魔族的王交谈,希望想办法将魔剑毁灭,但是萨多鲁不想将千辛万苦鍊製成功的剑就此毁掉,交谈渐渐变成指责,各种族的领袖都开始不安起来,魔族想藉此剑控制整个大陆,这是任谁也看得出的事。

如此,各种族开始联手攻击魔族,魔族原本生育力不弱,人口也达数百万,但比之人类还是太渺小,再加上其他种族联手,魔族不战已败。

这场战事持续不久,萨多鲁利用魔剑的力量苦苦坚持到最后,可是魔剑刚打造不久,吸收的灵魂不多,力量稍有不及圣剑。

圣剑一出,魔剑失色。

萨多鲁与人类王者希拉决战于银龙山脉,希拉手持矮人锻造精灵加护的圣剑与他大战三天三夜,最终重创萨多鲁得胜。

萨多鲁抱着负伤的身驱返回魔族要地,立即命族人四散逃亡,但可惜为时已晚,魔族能逃脱的不出十人,最终萨多鲁将魔剑交给女儿艾瑞雅,并命暗黑巫师护送出魔都。

人类军队追着艾瑞雅至地狱峡谷,艾瑞雅自知逃不过被杀命运,与其被杀还不如将自己封印起来,于是她与几名暗黑巫师联手使出封印绝技——隐月无痕。

此绝技只有魔族直系血脉的几位族人知道,也只有这几人能解开,人类联军万料不到艾瑞雅有此一着,都把魔族全杀掉了,自始魔剑与艾瑞雅封印于地狱峡谷。

然而,此事还没完,魔剑的力量比精灵的大预言咒师所知的还要强大,虽被封印起来,但还一直释放出魔气,生活在地狱峡谷的野兽受魔气感染变得兇残强大,一直徘徊于地狱峡谷不离去,故此做成了地狱峡谷的凶名,很少人会到地狱峡谷去。

各种族眼见魔剑未灭,心中难免不安,但暂时看似没有危险,于是渐渐放弃破坏封印毁掉魔剑的念头。

「其实我是艾瑞雅公主的近身女僕,本应在公主成功封印后自杀殉葬,但时当时被你班洛克的先辈发现,并将我抓住,他们想在我身上找出破解封印之法,但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把我困在牢狱之中,用尽各种方法对付我,最后还是没有人问出甚幺,之后就将我永远囚禁……是你父亲将我解放出来,还娶了我,他真的是个好人。」

「原来如此,看来班洛克家族先辈是想问出破解之法邀功了,不然不会单独把你囚禁至今……咦?那妳岂不是有过百岁了?」

「嘻嘻,是的,魔族有种特殊法术能保持青春,所以你才能看到现在的我。」

「天啊,我竟然和上百岁的老婆婆做爱,太令人咋舌了吧。」

雷斯顿觉呕心起来的说。

「哼哼,你现在看到的,摸到的还不是二十来岁的我,有甚幺好惊讶呀。」

「也对,那妳为甚幺要告诉我这件事?」

「我想你解救艾瑞雅公主。」

安娜蒙卡淡然地说。

「甚幺?!」



未完,待续。